中小学

校车超载超速发生事故致儿童死亡 家属索赔77万

  核定载客49人,却载着81名幼儿园师生,以98公里的时速撞上路边的施工围挡。今年3月14日,史浩博年仅5岁的幼小生命就终结在这样一辆“夺命飞车”上。昨天上午,史浩博的父母将校车所属的租车公司和车辆承包人王某诉至门头沟区人民法院,索赔77万余元。

幼儿园校车超载、超速行驶,途中撞上路边的施工围挡,一根钢管插入车内,导致车内的幼儿园园长和5岁男童史浩博身亡。史浩博的家属向肇事客车所属的租赁公司和肇事司机的雇主索赔77万余元。昨天上午,门头沟法院开审此案。
今年3月14日上午9点左右,史浩博在乘校车去幼儿园的路上遭遇了惨剧。当天司机尤毅驾驶载有76名儿童和5名腾龙幼儿园工作人员的客车,行驶至门头沟区108国道处时,无视该地60公里/小时的限速,以时速98公里超速行驶,致使该车右侧前部与路东侧的灯杆及施工围挡接触,支撑围挡的钢管插入车内,造成幼儿园园长刘某、5岁男童史浩博死亡。
肇事客车是腾龙幼儿园从北京牡丹航天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汽车租赁公司租赁来的。事发时,车内超载32人。事发后,史浩博的家属向汽车租赁公司和肇事司机的雇主王某索赔77万余元。
昨天上午,5岁男童史浩博的父母均出庭。
庭审中,汽车租赁公司的代理人称,涉案车辆的实际车主为王某,王某将车挂靠在其公司,由王某自己招聘司机,该公司与幼儿园签订的汽车租赁合同属于空车租赁。因此,事故的赔偿责任应由实际车主王某承担。
王某的代理人辩称,王某不应承担责任,司机尤毅的驾车行为是受汽车租赁公司指派。
法院将择日宣判此案。
据悉,本案中的肇事司机尤毅已因交通肇事罪获刑3年半。事发后,园长刘某的家属将汽车租赁公司起诉索赔死亡赔偿金等102万余元,尤毅的雇主王某被诉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近日,法院判决其家属获赔64万余元。

  -庭审现场

庭外特写 母亲“藏”儿照片寄相思
庭上,史浩博的母亲朱女士表情沉重、眼圈泛红。庭后,她对记者说:“我最近找了份工作,白天让自己忙起来,但还是恍惚,经常不知道要干啥,晚上一躺下,就想孩子想得睡不着。”
朱女士说,她19岁时生下史浩博,全靠自己一手带大。儿子活泼、可爱,“还特别懂事”。“我们做小吃生意特别忙,但孩子从来不缠着我们要这要那,也不耍赖,看到我累,还帮我干活……”
抽噎得说不下去,朱女士从随身包里拿出两张儿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史浩博欢快地笑着。她说,儿子去世后,家人怕她难受,将儿子的一些遗物放了起来,但她早已偷偷地藏了两张照片,“这样我就能天天都不离开孩子”。
来源:京华时报 2011-11-2

  两被告互推诿 男童母亲数度哽咽

幼儿园校车超载、超速行驶,途中撞上路边的施工围挡,一根钢管插入车内,导致车内的幼儿园园长和5岁男童史浩博身亡。史浩博的家属向肇事客车所属的租赁公司和肇事司机的雇主索赔77万余元。昨天上午,门头沟法院开审此案。
今年3月14日上午9点左右,史浩博在乘校车去幼儿园的路上遭遇了惨剧。当天司机尤毅驾驶载有76名儿童和5名腾龙幼儿园工作人员的客车,行驶至门头沟区108国道处时,无视该地60公里/小时的限速,以时速98公里超速行驶,致使该车右侧前部与路东侧的灯杆及施工围挡接触,支撑围挡的钢管插入车内,造成幼儿园园长刘某、5岁男童史浩博死亡。
肇事客车是腾龙幼儿园从北京牡丹航天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汽车租赁公司租赁来的。事发时,车内超载32人。事发后,史浩博的家属向汽车租赁公司和肇事司机的雇主王某索赔77万余元。
昨天上午,5岁男童史浩博的父母均出庭。
庭审中,汽车租赁公司的代理人称,涉案车辆的实际车主为王某,王某将车挂靠在其公司,由王某自己招聘司机,该公司与幼儿园签订的汽车租赁合同属于空车租赁。因此,事故的赔偿责任应由实际车主王某承担。
王某的代理人辩称,王某不应承担责任,司机尤毅的驾车行为是受汽车租赁公司指派。
法院将择日宣判此案。
据悉,本案中的肇事司机尤毅已因交通肇事罪获刑3年半。事发后,园长刘某的家属将汽车租赁公司起诉索赔死亡赔偿金等102万余元,尤毅的雇主王某被诉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近日,法院判决其家属获赔64万余元。

  昨天上午,被告席上只坐着汽车租赁公司和车辆承租方王某的代理人。而史浩博的父母则在开庭前一刻,才在代理人和几名亲友的陪同下匆匆步入法庭。代理人代表孩子父母宣读了其诉讼请求,要求两名被告共同承担死亡补偿金、精神损害赔偿等各项损失共计77.8万余元。

庭外特写 母亲“藏”儿照片寄相思
庭上,史浩博的母亲朱女士表情沉重、眼圈泛红。庭后,她对记者说:“我最近找了份工作,白天让自己忙起来,但还是恍惚,经常不知道要干啥,晚上一躺下,就想孩子想得睡不着。”
朱女士说,她19岁时生下史浩博,全靠自己一手带大。儿子活泼、可爱,“还特别懂事”。“我们做小吃生意特别忙,但孩子从来不缠着我们要这要那,也不耍赖,看到我累,还帮我干活……”
抽噎得说不下去,朱女士从随身包里拿出两张儿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史浩博欢快地笑着。她说,儿子去世后,家人怕她难受,将儿子的一些遗物放了起来,但她早已偷偷地藏了两张照片,“这样我就能天天都不离开孩子”。
来源:京华时报 2011-11-2

  庭审过程中,两名被告就车辆的实际归属以及责任的承担产生了较大分歧。“公司只向幼儿园提供车辆,司机是王某自己找的,王某才是车辆的实际所有人,同公司属于挂靠关系,所以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不过,我们可以考虑给予对方一定的经济补偿,作为对原告的安慰。”租车公司的代理人补充说道。

  而王某的代理人则认为车辆的行驶证上明确写明车主是该租车公司,且王某系公司员工,履行的是职务行为,所谓的“挂靠协议”也并未实际生效,所以王某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史浩博的母亲朱女士双眼红肿,从坐上原告席的一刻就止不住掩面抽泣。几次回答法官提问时,都是没说几句就开始哽咽。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www.88807.com,-庭下追访

  母亲:骨灰撒大海送儿“看海”

  庭审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史浩博的母亲朱女士。朱女士和丈夫此前一直在京靠卖小吃为生,事故发生后,由于过于悲伤,已经无意打理生意。谈起5岁的儿子,朱女士只有懊恼和内疚。

  “那天早上他还不愿意去,问我‘妈妈今天我不去幼儿园行不行?’最后是他爸爸把他送上的车。9点多出的事,我们是将近下午1点才接到电话,交通队就跟我们说孩子出车祸了让去医院,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不行了。要是车辆不超载,我孩子坐在指定的座位上,一定不会出这样的事。”朱女士告诉记者,至今还不敢把孩子去了的事实告诉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年纪大,还是没敢告诉他们,怕受不了。今年春节也没法回家了,能拖多久是多久了。”

  “他们怕我看见之后哭,把孩子的衣服玩具都给收起来了,不过我自己藏了几件衣服,有时候背着他们偷偷拿出来看。孩子特别听话,知道家里条件不好,从来不主动张嘴要东西。今年9月1日就要上学了,我答应他8月16日生日那天带他去北戴河看海的……”记者得知,为了圆孩子一个“看海”的梦,最终,今年5月,朱女士和爱人把孩子的骨灰撒在了大海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