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小学

代表认为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是农民家庭发展的希望

  代表委员会前做足功课,进民家、听民声、察民意——

图片 1郭山泽/漫画

  ■我来自基层

■“一个班就一位老师,带90个孩子。这样的幼儿园不如关掉罢了,对孩子百害无一利。”

  “大家有什么意见建议放开说!”“我们是来听大家心里话的!”来北京参加两会之前,这句话,常常挂在王明容等四川团全国人大代表和李铀等驻川全国政协委员的嘴边。

■“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工作重点投向‘人’,否则国家500多亿元的投入换来的很可能是闲置的空房子。”

  进民家、察民意、观民情,这成为他们会前最重要的“功课”,为的是“把老百姓的真心话捎到北京去”。

■“建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把公立幼儿园教师纳入财政预算,获得与当年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薪酬相持平的待遇。”

  □川报集团特派记者 王欢 王小玲

5月13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2014年教育蓝皮书显示,在2013年公众教育满意度分项指标评价中,公众对“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改善的情况”打了51.48分,仍不及格。

  关注邻家难事

为切实解决“入园难”问题,2010年11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要求各地以县为单位,编制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

  教育资源向农村和贫困地区倾斜

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有力地推动了学前教育的快速发展。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共有幼儿园19.86万所,比2010年增加4.82万所,增长了32%;在园幼儿达到3895万人,比2010年增加918万人,增长了31%;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67.5%,比2010年增加了10.9%,提前实现了“十二五”规划提出的60%的目标。

  百姓心愿:

然而,2014年教育蓝皮书显示,当前学前教育发展还面临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是对公平性的挑战。

  “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的上学问题。”又到春季开学时,远在广州打工的自贡人李军夫妇每个星期都要给老家打电话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

低收入家庭子女入读好的公办幼儿园仍然难

  “村里小学的师资不行,教学水平有限,真有点担心孩子能不能考上好点的中学。”眼看孩子已经五年级了,李军有些着急,“真希望农村的学校多来些好老师,教学设施也能改善一下。”

“‘入园难’主要表现为入读优质低价‘公办幼儿园’难。”北京大学[微博]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宋映泉的这一结论,来源于他收集的全国27个城市不同类型公办幼儿园保育费标准及城镇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数据。

  代表关注:

数据显示:城市示范性公办幼儿园的生均月平均保育费为511元,对于城市和农村三口之家而言,进入示范公办幼儿园的保教费成本在家庭可支配收入中的比例差别较大,城市居民子女上示范公办幼儿园的保教费占家庭可支配收入平均百分比为6.51%,而农民家庭子女上同类幼儿园的支出占比为15.36%。也就是说,从价格上讲,城镇居民子女上示范性公办幼儿园机会更多些。

  作为来自农村的全国人大代表,珙县王家镇和平村妇女主任王明容对农村孩子受教育问题一直非常关注。在她看来,让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是农民家庭发展的希望,也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之一。今年两会上,她准备提出大力发展农村教育事业的相关建议。

宋映泉说,由于学前教育财政投入倾向于公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具备了低价优质的特点。然而,在公办幼儿园为主的格局尚并未形成的阶段,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子女就会获得更多入读优质低价幼儿园的机会。

  为了摸清农村教育发展现状,王明容不仅参加各级人大组织的相关调研和视察,还通过调查问卷、座谈等不同方式,收集和倾听教师和家长的意见和建议,并到教育主管部门要数据、问情况。

“公办幼儿园是保底的,民办幼儿园是供选择的。”宋映泉建议,政府对公办幼儿园的财政投入应该以服务弱势群体家庭子女为前提,从而避免出现学前教育领域的不公平现象。

  王明容发现,经费和师资是制约农村教育发展的两个重要因素。教育事业经费主要来自县财政,一些县的教育事业费支出占整个财政收入的85%,但教育经费仍然严重不足。各级政府在分配各项教育事业经费时,通常按“生均经费”来配置,进一步加剧了教育资源分配的差距。

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未解决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入园贵”

  针对上述问题,王明容建议,探索更加科学合理的学校公用经费配置方式,将资金向农村中小学和贫困地区学校倾斜。她还建议中央和省级财政划拨专项资金,帮助贫困地区农村解决历史遗留的“普九”欠账问题。

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是指设立条件、保育教育质量达到同类公办幼儿园水平,受政府委托或资助提供学前教育,执行同类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的民办幼儿园。

  如何让农村学校的师资
“进得来、留得住”?王明容呼吁各级政府要想办法提高农村教师的地位,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提高教师的经济待遇,使教师安心于农村教育工作。同时,还应该从教师公招考试制度和职称评定等多方入手,解决农村学校师资问题。

记者注意到,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保育费的收费标准在全国有较大差异,其中,湖北省武汉市为400元/月,北京是2000元/月,平均保育费约为894元/月。依据2014年教育蓝皮书提供的数据,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保育费占标准城市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百分比也有较大差异,最低仅占4.44%,最高占26.59%。相对于三口之家的农民家庭收入占比,最高达50.88%,最低为12%。由此可见,对全国大多数地区的中低收入家庭而言,入读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依然很贵。

  父母心急“入园难”

根据中央财政幼儿资助措施,各地纷纷出台政策对贫困幼儿入园实施财政资助。以上海浦东为例,获得资助的儿童平均每年有1000人左右。这一数据也印证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尚未解决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入园贵”问题。

  发展公益性学前教育要有硬约束

缓解“入园难”,不能只盖房

  百姓心愿: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教育部宣布今年将启动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消息一出便引起两会上教育界政协委员的关注。作为教育界别111位全国政协委员中唯一一位来自学前教育领域的老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微博]学前教育系教授刘焱用亲身经历讲述了她对当下我国的学前教育发展状况的担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